返回列表

新闻

2020-06-30

新展|三百年前的“神仙打架”?中国vs日本,灼热匠心决战“伊万里”!

既生瑜何生亮,选清华还是选北大,爱迪生与特斯拉“斗法”,梅罗双骄之争......古今中外,神仙打架的事数不胜数。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工匠,围绕着瓷器这一“白色金子”,也曾进行过一场长达百年的精彩对决。

1.jpg

7月3日,“竞妍:清代中日伊万里瓷器特展”将在成都博物馆正式向公众开放。中日两国瓷业工匠生产的“国际名品”背后的“神仙打架”故事有多精彩?有请这168件/套东莞展览馆藏中日伊万里瓷器讲述它们的故事。 

伊万里瓷 日本工匠精神最好的写照 

三百年前假如有微博,#中国瓷器vs日本瓷器#,这个tag势必连霸热搜。长期以来,日本绝对是中国瓷器的小迷弟,虽说日思夜想掌握这门技术,却在变陶为瓷的道路上持续迷路。

也许应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之说,17世纪初,朝鲜陶工李参平在庆长之役被俘后定居日本,安心为日本制瓷业发光发热,经过辗转探寻,他最终在有田地区找到了瓷土,成功烧制出日本瓷器。这一波操作不仅让日本工匠开局就继承了朝鲜陶工的存档,拥有制造白瓷和青花瓷的技能,还开启了一段堪称“逆袭”的序章。

2.jpg

青花矾红彩山水纹棱口盘

18世纪中期-19世纪中期

日本有田地区生产

东莞展览馆藏

日本工匠极其善于模仿和学习,仅用三十多年时间就消化掉了青花瓷的制作工艺,随即捧着真金白银,求学于中国工匠,又经过十年左右的探索,将彩瓷的制作工艺与技术收入囊中。

象征着伊万里瓷步入成熟的代表作——柿右卫门瓷的诞生故事,算是日本工匠追梦路上的一线缩影。

柿右卫门原名酒井田喜三右卫门,和父亲一样,是普通陶工。尽管日本亦没有彩绘瓷的师承,彩绘的颜料也需要找门路进口,两父子依旧坚持钻研中国彩绘技法。经过两代人的探索与传承,酒井田喜三右卫门最终在48岁那年,完成了堪称惊艳的上等瓷器的制作,将它献给藩主后得到了“柿”的赐名。

柿右卫门瓷最突出的特征是在略带乳白色的白胎上施红、绿、青 、黄、紫等色,笔锋纤细,也称为“浊手”,又称“乳白手”。柿右卫门瓷器既继承了之前日本瓷器受中国瓷器风格影响的传统,又体现了日本江户时代审美文化的特色。

3.jpg

柿右卫门瓷风格的五彩花鸟纹盘

18世纪

日本有田地区生产
      东莞展览馆藏

此后,日本工匠开始积极地摆脱模仿的标签,探索创新,形成了风靡欧洲的伊万里“金襕手”风格瓷器,在国际上独树一帜,称霸市场。

作为日本伊万里瓷最具代表性的一种风格,“金襴手”风格瓷器结合了景德镇五彩、日本和风以及欧洲洛可可艺术元素,整体呈现出一种华贵气势。繁复精细的花纹,在金银彩的勾勒下,宛如瓷器中的“雍容贵妇”。这种精巧到了极致的勾勒手法,青花与矾红彩构成的强烈色彩对比,以及金彩增添的堂皇富丽,无一不提醒着欧洲买主们,这种精品不下单真的太没天理。

4.jpg

“金襕手”风格的青花矾红彩折扇花卉纹将军罐

18世纪中晚期

日本有田地区生产

东莞展览馆藏

  “金襕手”风格的瓷器,早期为中日瓷器风格的结合,后期为迎合欧洲市场,加入了富丽华美的洛可可风。尽管如此,日本工匠在制作此类瓷器的时候,始终没有放弃自身的审美情趣,坚持使用日本传统纹样,将不同文化的美以一种极为和谐的方式融合。

“中国伊万里”瓷 制瓷鼻祖的霸气回归

康熙帝三十一岁那年,三藩平定,台湾安宁,中国瓷器终于迎来暴雨后的彩虹。景德镇的陶工们高高兴兴点燃了窑炉,正打算重操旧业,却猛然发现隔壁小弟“弯道超车”了?

虽说工匠们满头问号,可问题显然不大。欧洲市场对瓷器的需求实在太大,日本伊万里压根喂不饱。同时,康熙皇帝十分重视瓷业,并且开放海岸,重兴外贸,使得冷透的砖窑迅速升温,重新焕发炽热的光芒。

 5.jpg

青花矾红彩描金花卉瑞兽纹盘

清乾隆(1736~1796年)

景德镇窑

东莞展览馆藏

6.jpg

青花矾红彩描金花卉纹盘

清乾隆(1736~1796年)

景德镇窑

东莞展览馆藏

中国工匠迅速吃透伊万里瓷的特色及所用工艺,很快就在颜色、色彩比例、构图、纹饰等各个方面进行了改良,消弭了日本伊万里瓷图案存在的堆砌感,整体色调更加明快纯净,显得精致唯美。仿佛一不留神,中国工匠就实现了超越。

不过,对于“代购商”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言,“中国伊万里”瓷在市场上最大的优势,还是物美价廉和容易运输。中国地大物博,原材料不需要进口,烧制技术成熟,成本相对较低,而且本地的瓷土在烧成瓷器后不易破碎,只要装箱得当,穿越风雨海浪到千里之外都不成问题。

粉彩瓷  中国彩瓷世界的封神之作

在不断钻研“中国伊万里”瓷技艺的时候,中国工匠求新求变,还不忘研发新品。至此,中日伊万里瓷的决战已经到了赛点,决胜一击来自于景德镇继“中国伊万里”瓷后的新品——粉彩。

粉彩萌芽于康熙年间,成熟于雍正乾隆两代,这一技术突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康乾盛世稳定繁荣的环境以及皇家对瓷器业的大力扶持,工匠们不断开发新技术、形成新的产品风格,外商也可以不受桎梏地贸易,形成了良性循环,瓷器的海外贸易进入真正的“黄金时代”。

7.jpg

粉彩花卉纹盘

清雍正(1722~1735年)

景德镇窑

东莞展览馆藏

 作为集大成者,粉彩消化了西洋绘画技法的精华,既可以胜任逼真的工笔画,亦可以展现韵味十足的写意画,既可以观整体,亦可察细节,带给观赏者无穷的品鉴乐趣。

较之于其他的外销瓷,由中国工匠悉心打造的粉彩瓷更具西洋元素,更能满足定制需求,更能凸显立体纹样,可谓是直击欧洲买家的小心脏,满脑子只剩“偶买噶,这也太好看了吧!买它!买它!买它!”

8.jpg

粉彩一蓝花卉纹盘

清雍正(1722~1735年)

景德镇窑

东莞展览馆藏

如今,中日瓷业工匠之间长达百年的“伊万里之战”已是落满尘埃的过往。日本工匠作为挑战者,在短短数十年间崛起,甚至让鼻祖转而向自己学习,可谓虽败犹荣。而中国工匠在发现危机时,不骄不躁,潜心研究对手,不仅要模仿,更要超越,不仅要超越,更要创新。正是这种不断追求卓越的匠人精神,将清代瓷器的艺术魅力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是一场技艺的顶尖对决,也是一次文化的良性交流,更是一场不可错过的精彩展览!7月3日,“竞妍:中日清代伊万里瓷器特展”将华丽亮相成都博物馆。前所未有的“神仙打架”,期待大家前排吃瓜。

藏品图片由东莞展览馆提供


竞妍:清代中日伊万里瓷器特展

2020.6.30——2020.10.11

成都博物馆三层临展厅


 

杏彩平台线路